烈酒灼喉

这里路清野,幸识。

【繁星二十四时/13:00】逢光

夏飞得了病,血友病。

张青凯头一次知道这个消息时是在初中,那是他认识夏飞的第二年。

夏飞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年少的张青凯还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在他看来,夏飞成绩好,有礼貌,更多的还是温柔,他就曾碰见夏飞在一条巷子里喂流浪猫——

瘦高的少年穿着简单的T恤,半跪在地上,手里是半截香肠,三两只瘦小的杂毛猫小心翼翼地凑到他面前,夏飞只是轻勾嘴角,露出温柔的笑容。

阳光落在他青涩未褪的面容上,落入清澈明亮的眼睛,那一刻夏飞整个人都熠熠生辉了起来。

“诶!同学!”张青凯笑着喊了一声,从巷子外走进去,刚打完球的身体大量出汗,于是白色T恤皱巴巴地紧贴在身上,其余暴露在外头的皮肤因为阳光照射而渡了一层金灿灿的光晕。

猫发出了一声惊叫,宛如武林高手般轻功一跃三两下跳上了瓦片屋顶,不见了踪影。

夏飞抬起头看了看张青凯,年少的张青凯个头还没有多高,留着干净的发型,青涩未褪的脸已经能瞧见几抹俊朗的影子了。

张青凯挠了挠头,冲他歉意地笑了笑,开口道:“对不起啊,把猫给吓跑了。”

夏飞愣了愣,发出了一声轻笑:“没事,野猫都这么胆小,你有什么事吗?”

夏飞的皮肤偏白,张青凯甚至能看见他脖颈处隐隐约约的青筋,少年眉眼带笑地看着自己,晚霞在他的眼里漾起一层层温柔的涟漪,清澈干净。

“我们交个朋友吧。”张青凯听见自己说。

青春时期的友情总是很容易建立起来,那个傍晚少年鼓足勇气想去接近一抹温柔的阳光,夕阳将余晖毫不吝啬地撒落人间,星星点点落在少年的肩上,他如愿与光相逢。

张青凯喜欢打篮球,夏飞就捧着本书在旁边看着。

进球后张青凯总会得意的向夏飞吹声口哨,然后夏飞会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向他喊道:“张青凯你别太得意忘形啊!”

“知道了!”张青凯笑了笑,也喊。

夏飞喜欢吃芹菜馅饺子,冬天时校门口总会有个老大爷在卖,嗓门洪亮得很。

张青凯每次早上进校门时都会给夏飞带一份,老大爷总是笑眯眯的给他打包再问一句:“是不是带给女朋友的啊?”

热腾腾的饺子在冬天里冒着白气,手捂在纸盒外还能感受到温热,张青凯搓了搓手,转头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对着夏飞说:“赶紧吃!不然年段长要来了!”

夏飞脱下笨重的手套,夹起一个饺子凑到嘴边吹了吹,迅速地塞到张青凯嘴里,也学着他的样子说道:“赶紧吃!”

可夏飞那么好的人,怎么会得病呢?

怎么会呢?

张青凯知道血友病——白色病床上的消瘦女人没了呼吸,病房里是几声压抑的哭声,年幼的他躲在大人的身后,看着医生将自己的没多大印象的小姨推出去。

那时年幼还不知道分离的重量,而此刻张青凯想起了夏飞——

阳光穿过互相掩盖着的树叶,在桌子上投下斑驳的碎影。

“我们假设这条线段……诶!你又在想什么啊?”夏飞握着笔瞪着他。

“你皱着眉头的样子真的好像小老头儿啊!”张青凯指了指他的额头,笑着说,“你看就这,三条横线,我再给你画条竖线让你去丛林当霸王吧哈哈哈。”

“张青凯!听不听题了?”夏飞把笔放在桌上,板着脸看着他,“都要中考了,快用点心吧。”

“知道啦,哎呦困死我了!”张青凯伸了个懒腰,边笑边打哈欠,“我可是要跟你考同一所高中的人,快讲快讲!”

“讲着呢,这个你要搞不懂,你连高中的槛都迈不进去,到时候某人就得哭着跟我说‘夏飞哥哥我没考不上高中’,哎呦小可怜儿。”夏飞“啧啧”两声,捂着胸口浮夸地演着。

“夏飞你也就仗着你成绩好,”张青凯上一秒还是雄赳赳气昂昂地站了起来指着夏飞,下一秒便做了个可怜巴巴的表情地望着夏飞,“飞啊教教我。”

“张怂怂听好了啊,这题呢就是这样……”

少年时光总是转瞬即逝,班主任在讲台上啰里啰嗦的一堆话与老旧电风扇发出的“吱吱嘎嘎”声响交织在一起,于耳边回荡,却又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同学们,从今天起,你们就毕业了,以后你们会有许多想做的事,想完成的心愿,想保护的人,你会遇到许多困难,但是不要害怕,你也许会想起这个初三年的美好,也许会忘记,但是没关系,希望你们拥有勇气去向前走!”

教室里渲染着离别的伤感氛围,几名女同学相拥在一起,啜泣声断断续续,黑板上用红笔写着大大的“我们毕业了!”,稚嫩又青涩。

结束了,这个夏天是一贯的骄阳似火,他和夏飞的初中三年在知了不厌其烦的歌声中结束了。

讲台上班主任不大不小的声音传入耳里,张青凯依旧扭头习惯性的向身旁望去,夏飞侧身回以笑容。

想保护的人吗?

夏飞一贯温柔的笑容,如同张青凯在夏天里喝下的第一口冰镇橘子味汽水,张青凯怔怔地望着他,心里突然有了个念头——

“他想和夏飞一直在一起。”

夏飞其实是个孤独的人,即使他优秀懂事,但因为得了病,街坊邻居也没办法将他像普通孩子一样对待。

他们夸夏飞优秀,感叹夏飞这么好的人却得了这样的病,但也不过是唏嘘一场,自己的生活又得继续。

夏飞就在这些声音中长大,童年玩伴因为他的病不敢再和他玩耍,父母也在被他的病一点一点拖垮。

他会疼得一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药苦他也皱着眉闷头喝完,夏飞他那用温柔做的坚硬甲胄下是孤独和小心翼翼的试探。

而张青凯穿越过漫长的黑暗踏光而来,慷慨地把少年最大的孤勇给了夏飞,此后漫长岁月,张青凯都在夏飞的记忆里熠熠生辉。

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夏飞的呢?

或许是夏飞冲他笑时剧烈的心跳,或许是哪个女生来找夏飞给她讲题时藏不住的酸胀,又或许是夏飞对他的温柔。

张青凯头一次感到这么迷茫无助,他用被子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内心却是思绪万千。

这是正常的吗?

他喜欢夏飞,这算是正常的吗?

夏飞会觉得……他恶心吗?

张青凯逼迫自己不去想夏飞不去思考这些问题,但脑里浮现出夏飞的面容时,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下的昂扬。

怎么办?

张青凯无助地闭上了眼睛。

夏飞发现张青凯最近在躲他,和他说话时总是目光不经意飘到一旁去,上课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仿佛被夺了舍一般。

“你到底怎么了?”夏飞看着他,声音放柔,“告诉我好吗?”

张青凯手指搅着衣服,低着头。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在呢。”他听见夏飞接着说,于是他抬起头,面前的少年眼里是焦急和担忧,而他的衣角飞扬。

夏飞那么温柔的人啊。

张青凯艰难地开了口,每个字就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样难以说出口。

“我……喜欢你。”

夏飞笑了笑,点点头:“嗯。”

“不是那种朋友之间的喜欢,是那种……喜欢,”张青凯深呼吸一口气,有些不安地看着夏飞,“你可能会觉得我很恶心,哪有男人喜欢男人这样的……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就是那种……”

“不会的。”夏飞打断了他的话。

“啊?”张青凯不解地看着他。

“我不会觉得你恶心,不会的。”夏飞张开怀抱住张青凯,那是一个轻柔的拥抱,但却给了张青凯无数的安心和勇气。

张青凯看着矮了他半个头的夏飞柔软的头发上的涡旋,夕阳的余晖星星点点撒落在地上,也落在张青凯心里。

风温柔的吹过耳边,夏飞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也很喜欢你。”

张青凯的心跳漏了半拍,他几乎不敢相信,于是他小心翼翼地低头吻了夏飞。

夏飞回以他热烈的回应,张青凯闭上眼睛,内心是无比释然,他终于可以和夏飞永远在一起了。

初秋的傍晚,两个少年穿着单薄的衬衣,迎着温柔的光辉在无人的深巷里接吻。

他携光而至,他报以回应。

“我的病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我怕你后悔。”夏飞说。

“没关系,”张青凯吻了吻他的脸颊,看着他,“咱好好治,我给你挣钱,不会好也没事,我陪着你。”

“好。”夏飞点点头。

高考后夏飞的情况越来越不好,张青凯大学选的是本地的一所学校,为的是能照顾好夏飞。

他们会在黑夜笼罩下的筒子楼里你送我我送你最后两个人互相看一眼,大笑起来。

张青凯会给夏飞讲大学里发生的事,也讲西府海棠,给他买书,给他讲笑话,逗他开心。

那是张青凯和夏飞最快乐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也是张青凯后来最不敢回忆的日子。

后来他们的事传出去了。

谩骂,侮辱,唾弃,父母的不理解,像是暴雨一般扑面而来,带着满满的无奈和绝望。

夏飞怕,张青凯也怕,可那又怎么样呢。

夏飞有张青凯,张青凯有夏飞。

这就已经足够了。

夏飞走了。

但张青凯有时候就觉得他在身边陪着他,夏飞走的日子他每天都数着,刚开始的那段日子真的很难熬,他闭眼做梦都是夏飞。

夏飞说:“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

夏飞说:“张青凯,你快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原谅你。”

夏飞夏飞夏飞夏飞。

“那种狠狠地却再也没有回应的想念。”

后来倒也成了习惯,对于张青凯来说,夏飞已经刻进了他的生命里,往后的岁月里没有人能代替他,也没办法放下他。

他会念着他一辈子,记着他一辈子。

又是一年中秋,张青凯在超市里买了两块月饼,跟大爷打了声招呼后走进了墓园。

他熟练地将月饼放在夏飞的墓碑前,哈了口气,絮絮叨叨说起话来。

“飞啊,今天中秋了,你不会忙到没时间过节了吧?那可真惨,不过没事,我给你买了几块月饼,哈哈哈你看我对你好不好。”

张青凯笑了笑,接着说:“不过你也真是的,有那么忙吗?都多久了还不来看看我,我倒是想看看你了。”

“诶对了,丑丑那天在书店里睡觉被几个女孩调戏了,你看见没有,哈哈哈笑死我了。”

张青凯抬头看了看圆月,银白色的月光泄在地上,如同碑上的少年一般温柔。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张青凯站起身来,目光停留在碑上少年灿烂的笑容上,不禁勾起一抹笑容。

“飞啊,你有没有手电,再送送我吧。”

月光落下张青凯身上,一如那年少年满脸通红地说出“我们交个朋友吧”时的阳光那样温柔。

打卡。

孤叶在州:

【繁星二十四时/一宣】

“尽管在原著他们并非主角,但盛世的烟火为万家点燃。
他们似繁星璀璨,组成烂漫星河。”

今年中秋,繁星二十四时等你

00:00甄乔爱吃麻辣香锅 @甄乔爱吃麻辣香锅
01:00孤叶在州 @孤叶在州
02:00江祉 @江祉
03:00洛以泽 @洛以泽
04:00SPMF1@SPMF1
05:00榆安桐 @榆安桐
06:00陌月 @陌月
07:00惆怅东栏 @惆怅东栏
08:00更新随缘洛明疏 @更新随缘洛明疏
09:00苏澜_ @苏澜_
10:00浣浣 @浣浣
11:00叶尽凉秋 @叶尽凉秋
12:00岐玖南渊 @岐玖南渊
13:00烈酒灼喉 @烈酒灼喉
14:00顾以南南南南 @顾以南南南南
15:00清璆  @清璆
16:00江河故人。 @江河故人。
17:00不改 @不改☄
18:00浅忆随风 @浅忆随风
19:00风唐也不吃松脆曲奇 @风唐也不吃松脆曲奇
20:00萧奈怜 @萧奈怜
21:00若盼君兮  @若盼君兮
22:00龙钰 @龙钰
23:00只搓政宗的鹅 @只搓政宗的鹅

彩蛋:
文——朗姆酒兑水 @朗姆酒兑水
             维洽今天也很爱毛不易 @维洽今天也很爱毛不易
字——PotatoX @PotatoX
             归鹤清潇 @归鹤清潇
             淮渝 @淮渝
             龙井瞎人 @龙井瞎人
画——秋泊然 @秋泊然
             林汜 @林汜

策划/ @孤叶在州
           @甄乔爱吃麻辣香锅
海报/ @孤叶在州